当前位置: 首页 > 五星娱乐场资讯 > 正文

“衡量一个女人,要看厨房卫生间”

时间:2018-11-5 16:53:02 来源:五星娱乐场 作者:admin
“衡量一个女人,要看厨房卫生间”   星期日周刊记者 戴震东 实习生 李曾琪

    周丽娟 今年49岁。她家的房子不算小,一百多平方米,三室两厅。客厅南面有一个大阳台,周丽娟把阳台收拾得很整洁,尽管那里不少花草杂物,但仍是井井有条。她介绍说,基本上每天她都要擦一遍,到了周末再用吸尘器、拖把和抹布精加工。这种整洁是从客厅里蔓延出来的,她家的客厅很宽敞,也是一尘不染的,对着电视的茶几上摆放齐整的果盘、纸巾盒和一摞报纸杂志。不过,紧连客厅敞开门的书房一眼望去却显得会凌乱一些,那里便是是周丽娟遇到的收纳难题。

他的书房不让我碰

    星期日周刊记者 :说说看你遇到了什么难题?

    周丽娟:你也看到了,书房是我先生和女儿的地盘,每次跟他讲太乱了,他都会说“好好,我自己收”,但收来收去也没见什么效果。我能负责的区域就是客厅、主卧,我都会收得好好的,但像我先生的书房、我女儿的房间,我基本就只是擦擦桌子,吸吸地毯上的灰,不好随便帮他们收拾,免得到时候什么东西找不到都来问我。我以前就把我丈夫摊在桌子上的书收进书柜里,他找不到就要乱嚷嚷,然后这个寻不到也问我,那个寻不到也问我……时间一长,我就不乐意帮他收了。

    星期日:那你先生是随它去,还是会做一些收纳工作的?

    周丽娟:他说他收拾过了,但在我看来完全不是那么回事。

    星期日:你希望看到的是和客厅那样非常清爽、不堆任何杂物的?

    周丽娟:是的。

    星期日:那现在书房的情况是怎样的呢?

    周丽娟:我觉得最乱的就是书房,因为家里面就这个角我没清理到,我喜欢什么东西都摆得整整齐齐,看起来清爽,但我们家父女两个不是这样的。到处都堆着各种各样的书,还有白纸啊、铅笔啊什么的,都横七竖八摆在台面上。书桌上面有台灯、拖线板、各种充电器的电线搅在一起,有时候电脑再往上面一放,一点空地都没了。我有时候端杯茶、拿盘水果进去,都不晓得放在哪里?更厉害的是,你看上去好像什么空间都没了,但他们俩要是再买了书、笔筒、相框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,肯定还能挪出位子来摆。

    星期日:那么看样子,使用书房的你先生和女儿觉得暂时没问题?

    周丽娟:也不是,我女儿是觉得比较乱,但她也不会去整理,而我丈夫么,他觉得过得去就行了。

    星期日:你和你丈夫在整理房间这件事上的标准是不太一样的,你发现没?

    周丽娟:对啊。我自己是个急性子,做事情喜欢一鼓作气麻溜儿地做掉,但我先生对什么都不着急的,家里再乱他都忍得下去,所以有时候我忙来忙去累得不得了,要是看到他翘着二郎腿坐在那里笃悠悠地看电视,心里就有股火冒出来了。一个家里面的事情总应该大家一起做的,对不对?虽然别人讲,对家庭的付出两个人有多有少,总有一方要牺牲多点。但是,相互体谅,帮帮忙、搭把手是应该的呀。

    星期日:我听出来你有一些抱怨,你们家的家务是怎么分工的呢?

    周丽娟:洗衣服、做饭、打扫卫生,基本上都是我在做,其他的像换灯泡、修理家具还有保险丝烧断了是我丈夫的事,但你知道的,洗衣做饭这些是天天都得做的,什么灯泡坏掉就是偶发事件,一个月能碰到一次就了不起了。所以现在要是我丈夫有时间,我就总喜欢做家务的时候拖上他,大家要么平摊,要么都不做,不然我一个人做肯定心里不舒服的。

    星期日:你们家有钟点工吗?

    周丽娟:没有。但我不反对请,因为一个家里有太多事情要做了,要是能找到靠谱点的钟点工我也能歇一歇。不过我暂时还没去找过,自己弄心里有数,而且我有一种想法,就是做家务也跟小孩考试一样,请个钟点工,一个礼拜来两次,这种临时抱佛脚是很吃力的,你是要平时都留心,有些顺手擦擦抹抹的事情就做掉了。

家里乱,人的印象也打折扣

    星期日:看得出,你对家务还是有一定要求的,你自己父母的家里,原来收拾屋子的情况怎么样?

    周丽娟:我家里也是我母亲做的多些,我觉得她就是那种,怎么说,典型的中国家庭里的女性,她年轻的时候在乡下,生活条件也不好,吃过很多苦,但她就觉得应该把家里上上下下老老小小都照顾好。我妈妈说的,“衡量一个女人,一个厨房间一个卫生间”。我还有一个哥哥两个姐姐,小时候没新衣服穿的,就是小一点的捡大的穿剩的再套在身上,但我母亲就很在意衣服是不是干净整洁,从来不让我们穿破了有洞的衣服。我老父亲好像不太做家务的,不知道这算不算我们家的传统。

    星期日:那妈妈这样的做法有没有影响到你现在收纳的习惯?

    周丽娟:家里面的那个氛围,我觉得对小孩子的成长影响很大的,你想想,要是地板啊窗台上有很多污渍,厨房里也油腻腻的,锅碗瓢盆都扔在水池里面,这样的环境住起来会舒服么?打理不好个人卫生,出去肯定被人笑的呀。我想起来有次偶然到一个晚辈家里去坐坐,一进门用了下他们的卫生间,看到洗衣机上面堆着好几天脏衣服还有袜子这些都没洗,也没说拿什么东西挡一下,餐桌上还放着早饭吃完没洗的碗,这个感觉一下子就不好了。

    星期日:是怎样一种不太好的感觉呢?

    周丽娟:肯定对这个人的印象打折扣了呀,我能理解现在小年轻们平时工作忙,像清扫整理这种费力的家务来不及做,但简简单单的洗碗洗衣服,很能体现个人卫生习惯,也能看出来一个家的形象。我经常跟我女儿讲,要是以后自己出去住,一个厨房间一个卫生间,都要好好花点力气弄干净,因为这两个地方最容易脏,人家看你厨房里油烟不腻窗明几净的,就晓得你这个人习惯很好。

    星期日:你现在估计,未来你女儿还能够贯彻你的这些理念吗?

    周丽娟:哈哈,她现在就不做了,将来就更说不准。她一回家就是当公主的,没住校的时候我跟她爸爸都担心她的生活自理能力,但小孩要逼着才能成长,我就说无论怎么样,脏衣服你别带回家,也别指望我会帮你洗,哪怕洗得不干净,你也在学校里自己解决。现在她也算慢慢养成习惯了,回家有时候帮忙洗洗碗做顿饭,不过收拾房间从不插手,她自己的屋子还是我收拾的。未来的事情我的手伸不了那么长,她成家了自己自然要学会做的,总有一天她也会晓得,家务活是做不完的,永无止境的。

    0